趁著休假回家,跟爸媽一起出遊,這天我開了330公里的路,到達東海岸牡丹灣

踏上海灘,迎面而來的浪潮跟海風,在11月底尚還有夏天餘溫的南國來說,其實是很舒服的

海灘上有堆好的木頭,看起來就像有人刻意收集起來,只是經過一段時間,木頭顯得有點散落

整片海灘望眼放去,只有同時間與我們在這海灘上遠處的另一家人

望著這長度與漂亮形狀的長木頭,只想著我可以拿來做佈置當衣架,開心地將拾來的木頭緊緊握在手裡

一心就想著該怎麼好好利用,把它們帶回了家裡

故事就從這裡開始.......

 

回到工作崗位第二天,卻一直有種腦袋無法集中思緒,無法深入思考的感覺,簡單說就是頭腦鈍鈍

“覺察”到自己有點奇怪,這不但影響我的工作進度,也對這樣的感覺起了疑竇

在跟一位有修行的朋友(毛毛)無意閒話家常時,我跟她說了這幾天有這樣的感覺

毛毛要一旁的友人A(同樣也是修行人)為我淨身,淨完身他說:你這幾天是不是有去哪裡?自己有沒有覺得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?

我說我去山上、海邊,撿了兩根木頭回家.他抿嘴一笑說:就是了!去跟菩薩確認.(當時在修行的場所裡面,那裏供奉地藏王菩薩)

 

問:菩薩,請問弟子這幾天有頭腦無法思考的感覺,是不是因為撿了那兩根木頭的關係?

菩薩: 是

問: 是因為心裏起了貪念嗎?

菩薩: 是

問: 是不是大自然的東西就歸大自然,不應該拿 (這題好像白問的....)

菩薩: 是啊

問: 弟子知道了,我以後不會再這樣做了,那木頭我還可以使用嗎?

菩薩:OK

原以為這樣就結束,毛毛倒是覺得奇怪,因為“貪”這個慾念,在生活裡很難做到不起心動念啊

要讓我有這樣的“不對勁”的察覺,應該不只是“貪”而已,而是背後還有其他原因存在.

她說或許木頭本來是要被拿去當作木雕或是其他有意義的東西,因為我的介入讓他們的任務無法完成

聽到這番話,有個男人的畫面立刻顯現在我腦海中......我想或許那個男人是它原本的主人吧

我們又回返跟菩薩再次確認是否有其他原因.

問:請問木頭是不是有其他使命?

菩薩:不是!

問:請問木頭是不是有其他任務?(最後才知道這任務是什麼..)

菩薩:是!

問:我看到的那個男人是撿木頭的人嗎?

菩薩:不是

問:請問那個男人是附在木頭上的靈體嗎?

菩薩:笑杯

問:我原本是想要拿去當衣架,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作用?

菩薩:笑杯

問:我還可以拿來用嗎?

菩薩:可以!

問:請問它(木頭)本身是不是已經經歷過很長時間的修行?

菩薩:是!

問:對它來說,它是什麼形式或是人都沒關係,甚至被拿去當木雕或是當衣架都無所謂,因為它一點都沒有執念?

菩薩:是!

問: 請問這個靈體跟我是不是有關係?

菩薩:是!

問:那我在用之前需要做什麼處理嗎?

菩薩:要

問:是不是要幫它超渡?

菩薩:對!

整個超渡過程我把它稱做為“漂流木先生”,超渡意外地順利,但因為滿腦子還是疑問我們又繼續追問

那個男人究竟是同樣很喜歡那些木頭的靈,還是曾經撿拾木頭的人?

毛毛要我問接下來這題...

問:請問這個經歷是不是就是要教我什麼是“空”?

(意指它是什麼形體都不重要,因為它已經修行到很高的境界,被作什麼處置都無所謂)

菩薩:是!

問:是不是其實充滿執念的是我們

菩薩最後給我們聖杯!!(哈哈哈),搞了半天它究竟是男是女都不重要,我看到的那男生是附在上面的靈還是原本要使用它的人也不重要

當因緣俱足的時候,這些因為人產生的雜念,都不適用在這裡,它既是木頭,它也是經歷過很長時間修行的靈,它既是形式,它也不是形式

我想當下我也輕視了萬物皆有靈,而它最後的任務就像菩薩說的那樣,來教我什麼是“空”,教我萬物皆有靈,萬物皆是佛。

想起好久之前學習心經時,突然淚流不止,不知哪來的靈感匆匆執筆寫下了這四句話

一切皆是佛,渡化眾生事,跟前尋佛緣,來生無往(枉)事。.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:::簡莫莉的旅行食堂:::

簡莫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